明中都宫殿院落与水系遗存考古获重要进展

为唐宋以降都城制度演变研究增添重要资料

前朝宫殿区正殿西侧附属建筑基址平面布局图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近日,“2022-2023年安徽重要考古新发现暨优秀田野考古工地评选会”在安徽合肥召开。包括滁州市凤阳县明中都宫殿院落与水系遗存、宣城市郎溪县磨盘山遗址、马鞍山市含山县凌家滩遗址在内的6处遗址获评2022-2023年安徽重要考古新发现。

明中都遗址位于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在家乡兴建的都城的遗址。城址由三重城垣构成,面积达50平方公里,是由城垣、宫殿、坛庙、中央官署、军事设施,以及路网、水系等遗存共同构成的庞大都城遗址群。

2022年3月,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入选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据介绍,2022至2023年度的发掘工作以明中都遗址前朝宫院为中心,旨在逐步完整揭露其建筑布局、结构和营建过程;同时,结合明中都皇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继续为遗址中轴线的保护展示利用、宫城内水设包養施及水系保护展示工程提供科学依据。

2022至2023年度,考古工作者主要发掘了遗址宫城内的宫殿院落与水系遗存。继发掘出前朝区工字形主殿之后,考古人员又在明中都前朝区“工”字形主殿的西侧进行探索,发掘出一座建筑基址,经研判可能为主殿旁的朵殿建筑。该朵殿建筑坐落在独立夯土台基上,残高约1.1米,外围以砖石包边。台基上有磉墩8处,殿身柱网构成面五进四的布局,南侧接有抱厦。考古专家在该台基正南、东西两侧前部及前朝区主殿最下层台基的西侧各清理出一条踏道,为相应台基的原始高度复原增添了关键依据。经发掘解剖,考古学者还揭示出主殿与朵殿及朵殿西侧廊庑台基之间的连接关系和营建次序。

此外,考古人员在前朝宫院的西南角清理出类似崇楼的方形转角建筑以及门址和连廊等,均坐落在内夯土外包砖的基座上。考古人员还在转角建筑南侧发现一座可能是门址的建筑。这一发现为明确明中都宫城内东华门与西华门之间横向道路的具体走向提供了重要线索。

水系发掘是2022至2023年度明中都考古的重要工作之一。两年间,研究人员揭露出明中都内金水桥的西边桥、中轴西侧连廊跨越内金水河道的廊桥、内金水河过宫城南城墙的东南出水口等设施。研究发现,明中都内金水桥西边桥与廊桥皆为单孔拱桥,主体青砖砌筑,仅在桥券拱腹的两侧使用券脸石,桥券采用“三券三伏”砌法,与此前发掘的外金水桥一致。但各桥的地基处理和开槽、砌筑过程各不相同,体现出工艺做法的多样化。

此外,考古发掘显示,明中都宫城东南的内金水河出水口为一座从城墙底部南北贯穿的砖砌拱顶水关,由涵洞和包養闸门组成。其中,涵洞宽1.8米,建造前先开挖了斗状沟槽,再自下而上砌砖修筑。考古人员还在涵洞北端发现了散落的带凹槽或榫窝的闸门石构件,推测闸门应在涵洞北端。

“长期以来,基于文献考证、遗址调查和勘探勾绘的明中都宫城图景相对粗略,2022至2023年度明中都遗址的考古发现极大丰富、补充和改写了对明中都宫城内中路建筑布局的认识。”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馆员、明中都遗址考古发掘领队王志介绍,前朝区宫殿主殿旁朵殿的发现将明中都宫城内前朝宫院的主要殿址布局及其与旁边廊庑的连接关系补充完整,前朝宫殿院落南部廊庑组合的揭示,确证了前朝宫院与午门之间存在连廊,修正和充实了宫城内中路建筑的配置。水系关键节点的发掘也进一步增进了研究人员对宫城内金水河河道、桥址的位置、规模和基本形制的了解。

“明中都2022至2023年期间的考古工作,在野外发掘、资料搜集整理及后期文物保护方面操作规范认真。发掘成果明确了前朝区包養網價格宫殿院落建筑布局关系,对于理解、对比明中都与北京、南京故宫在布局上的异同有着重要借鉴意义。”安徽省文物局原副局长、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立新表示,明中都近期的发掘工作为唐宋以降的近古都城制度演变研究增添了重要环节资料,同时也为遗址保护利用提供了科学依据。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认为,明中都皇城宫殿区的考古发掘工作对于研究我国自唐代以后皇城中心建筑区的制度性演变具有重要价值。明中都近期的考古工作成果清楚揭示了前朝宫殿区西侧的建筑布局,其中朵殿的发现十分重要,其使用功能有待进一步研究探查。考古发现的内金水桥桥址与河道系宫城重要建筑功能区,其学术价值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城市给排水系统功能,为探究宋元时期宫城的内金水桥制度提供了重要线索。贺云包養翱建议,为了让明中都考古出土的丰富文包養平台推薦物得以充分保护利用及展示,明中都皇城博物馆建设方案应及早提上日程。(记者马荣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